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黑龙江白癜风是否传染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8 17:06:3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黑龙江白癜风是否传染,栾川白癜风医院,孩子这么小身上就出现白斑会是白癜风吗,云梦白癜风医院,泗县白癜风医院,福建白癜风医院,潍坊白癜风初期症状

  (原标题:收入与房租有差距 沪近六成受访企业不愿提供包住)

  据《劳动报》报道,一方面员工蜗居在群租房或者地下室、城中村;而另一方面政府、企业明明需要留住人、却又不能提供相应的居住产品,究竟是怎么样的原因造成了这样的困局?对此记者进行了问卷调查。

  收入水平与房租有差距

  劳动报记者调查发现,上海服务业蓝领居住状况较差,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市场上租住居民住宅的价格超出了劳动者承受能力。

  从价格上来看,根据上海中原地产的租金指数显示,4月份全市住宅租金均价为77.7元/平方米/月,按照常规“老公房”的一室一厅35平方米、二室一厅50平方米计算,月租金分别需要2730元和3900元。根据《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每个房间的居住人数不得超过2人的规定,一室一厅两人合租、二室一厅四人合租的话,人均费用分别为每月1365元和975元。

  再来看看目前申城服务业蓝领的收入水平。据百姓网蓝领招聘大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上海服务行业的整体招聘薪资水平与2016年基本持平。酒店餐饮服务、零售营业、房产中介、家政保洁等就职门槛较低的岗位薪酬,集中在3000-5000元;服务员、保洁员、营业员等专业技术含量较低,且对工作经验要求不高的岗位,绝大部分招聘方依然给出3000-5000的薪资区间;而汽车美容技师、高级料理类厨师、持证育婴师等职业技能含金量较高的岗位,8000-10000是招聘方给到的常见薪资区间。

  百姓网招聘专家分析认为,上海整体服务行业发达,用工缺口巨大,但目前求职者仍然集中在中低技能水平,具有高级职业资格的求职者在人才市场有很大竞争力。总体来看,这部分蓝领群体月薪的中位数在4500-5500元。

  如果外来从业人员通常只愿拿出收入的20%用以支付房租,我们计算出,目前这部分蓝领群体每人每月可为房租付出的成本在900-1100元左右,达不到目前市场上合租费用的水平。劳动报的调查问卷显示,服务业蓝领对租金都相当“敏感”。蓝领们普遍都希望租房的费用能节省些,但从问卷调查来看,租金占收入三成至五成的受访者最多,有36%,更有19%的受访者表示租金占收入比例超过一半,占收入两至三成的有28%,租房成本不到收入两成的受访者仅17%。也就是说,租金花费占收入三成以上的受访者超过一半,达55%,根据国际惯例,这一房租收入比几乎接近了极限。

  近六成受访企业不愿提供包住

  对于蓝领员工的现实居住需求,企业的态度又如何?对于问卷中“是否愿意为员工提供包住”一题,57%的受访企业,直接选择了“否”。至于不愿意提供包住的原因,38%的企业表示“费用承担不起”,40%“担心安全问题”,22%表示“找不到合适的房子”。

  调查问卷进一步了解了受访企业愿意为每位员工承担的住宿成本:选择500元以下的企业最多,占46%,500-1000元有44%的受访企业,愿意承担1000-2000元员工居住成本仅有一成,2000元以上则收获零票。

  在浦东金桥劳动力市场,记者粗略统计,共有23家企业提供了近150个岗位,但其中明确“包吃住”的服务型岗位,不到20个,占比87%的岗位不提供住宿。而在城市的另一端———闵行颛桥,位于轨交5号线颛桥站边的颛兴路上,集中开设着十余间家政介绍所,挂牌的岗位几乎都不提供住宿。调查显示,仅有19.4%的农民工受访者住在宿舍或工地,住在宿舍的农民工比例显著低于40.5%的全国同期平均水平。

  企业帮员工解决住宿问题的意愿不强,并不单单因为成本。“企业也讲究自我保护,员工宿舍建起来,背后的管理和责任问题,所要付出的精力和承担的压力,可一点不比找房、付租金轻松。”在金桥劳动力市场,上海通答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朱顺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员工宿舍有时发生的盗窃、用电、火灾风险,都需要企业承担,而往往最后“买单”的也是企业。

  蓝领公寓暂面临“合法性危机”

  长租公寓、或者更精确地说是蓝领宿舍型长租公寓的出现,令人憧憬,然而这一新生事物似乎也并不能快速担负起解决蓝领居住的重任。

  据沪上一位长租公寓业内资深人士透露,尽管费用低、安全性好,但是上海市场上蓝领公寓起步还不到一年,市场上可供房源数量并不多。“目前这个领域的品牌包括魔方公寓、安心公寓、V领地、来宿和新起点,把排名前十的企业拥有的房源加起来,估计也只有不到十万套,以每套住4人算,可以解决的人数和庞大的服务业蓝领人数差距不小。”

  另一方面,蓝领公寓本身正面临政策瓶颈。首先,根据2014年修订的《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出租居住房屋,每个房间的居住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且居住使用人的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但目前长租式公寓多为4至8人间,如果改造成2人间,床位月租金将超过2000元,承租单位和租客将难以接受。其次,本市2015年出台的《市住房保障房屋管理局等七部门关于鼓励社会各类机构代理经租社会闲置存量住房试行意见的通知》规定,闲置存量房的房屋属性必须为居住类,但长租式公寓使用房屋的属性以商用楼宇和企业厂房等为主,且缺乏非居住用房改建改造为居住用房的标准,使得这些长租式公寓面临“合法性危机”。

  公租房准入有门槛且供不应求

  以往,解决中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政策型的保障房是一个重要的抓手。那么,目前上海的公租房是否能够提供给服务业蓝领工人?

  记者就此采访到了市住建委负责住房保障方面的人士,对方表示,一方面上海公租房的价格只是“略低于市场价”,并且有《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严格限制合租人数,对多人合租的管理较为严格。因此对于收入有限的蓝领来说,可能依旧难以承担。

  其二,本市公共租赁住房准入条件中规定“具有本市常住户口,或持有《上海市居住证》和连续缴纳社会保险金达到规定年限。”而对于大多数为外来务工人员的服务业蓝领,经常会遇到非正常缴纳社保或者只签订短期的劳动合同,因此够不上公租房的准入门槛。

  第三,近几年上海公租房市场本身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加之今年供应市场的1万套市筹公租房向“参与和服务本市科创中心建设的央企、高校和科研院所等”,导致普通的蓝领需在同等条件下轮候或者PK,能否租得到是个问题。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孩子得白癜风